这届独角兽不太行:账上没现金 投资人不赚钱

时间:2020-02-13 来源:www.ldwork.com.cn

2019技术独角兽不开心:一级市场融资困难导致半数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募股浪潮和现金储备只够花半年时间;在这次首次公开募股浪潮中,投独角兽的风投/私募股权投资者也有着前所未有的低“收购意识”。“文、陶惠东、源、Touzhong.com”与年初预测一致,2019年科技独角兽上市趋势将有增无减。截至12月中旬,已有30多只中国股票在美国上市,其中包括瑞星、纪昀、新勇等10多家科技公司,可以向他们学习的有信、斗鱼、青科公寓、凡多、36氪、怡行、金融亦zhang Tong等。随着2019年的临近,更多独角兽,如荔枝调频和蛋壳公寓,正在抓住机会登上巴士。优科工厂也在圣诞节前向证交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但在精品下,2019年的上市浪潮不同于2018年。如果2018年是小米、美团、爱奇艺和腾讯音乐等超级独角兽上市的一年。打开2019年首次公开募股名单,很难找到一只超级独角兽。今年科技独角兽的首次公开募股在“咖啡桌”中明显较低,其中许多甚至是“准独角兽”:它们不仅价值不到10亿美元,而且它们的市场地位远未占据主导地位。

按照两年前的标准,这些技术独角兽应该留在一级市场筹集资金。然而,在这个时候,他们都选择了匆忙进入资本市场,因为他们无法在一级市场获得资本?还是投资机构要求退出的压力?还是泡沫破裂前的自我拯救?

流血市场突破下限

2018年底,美团点评的创始人王星就是否吃饭发表评论:“2019年可能是过去10年中最糟糕的一年,但却是未来10年中最好的一年。”当时,美团表示,在上市后三个月内,股价下跌了一半。老一辈风险投资家王功权表示,美团言论的股价表现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随着2019年接近尾声,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执行。

2018年爆发的独角兽流血浪潮将在2019年进一步加深,这已经是灾难性的。

2019年5月3日,“会员电子商务公司”聚集在纳斯达克,以11美元的发行价格在股票市场上市。此后,股价一直在下跌,截至11月,累计股价跌至3.8美元的低点,远低于发行价,也低于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的4.7美元。

2019年11月5日,长期租赁公寓服务提供商青科公寓以17美元的发行价格?谀伤勾锟松鲜小I鲜泻螅杉垡惨宦废碌?12月13日跌至9.8美元的低点,与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价格基本持平。

同样的情况将在2019年继续。到12月13日,第一个金融账户上市,最终创下新记录。为了避免破产,该行在2019年设定了最大出血发行价格。早在2018年1月,在第一轮融资中,金融一账户价值达到80亿美元,融资金额达到6.5亿美元。转换成股票价格,这一轮融资的成本价是23美元。然而,金融一账户通的首次公开发行价格仅为10美元,比首轮融资价格下降52%,创下2018年以来的新高。即便如此,该金融账户在上市后第二天就被打破了。

软银愿景基金自2019年以来一直处于困境,该基金立即得到了财务一账户通33,354的补充。正是软银愿景基金和软银集团为金融一账户通一轮融资提供了弹药。软银愿景基金2017年的成功融资曾在整个行业引起恐慌。一位工作了10多年的风险投资大亨在年度投资会议上说,“风险投资游戏的规则已经改变,但我还没有弄清楚新规则是什么。”两年后,孙正义从祭坛上走了下来。由于投资众多独角兽的业绩令人担忧,软银视觉基金在2019年面临各种各样的批评。软银愿景基金不再被视为风险投资的颠覆者,而是过去几年疯狂时代的特殊产品。

然而,即使流血也不能阻止独角兽一个接一个地上市。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36氪星降落在纳斯达克的那晚,有人在智湖问道:”

到2019年,上半年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将是不到两年前成立的瑞星咖啡,而下半年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将是斗鱼。从成立时间、公司规模、商业模式成熟度、护城河深度等方面来看。独角兽公司201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与去年不同。

如果2018年的首次公开募股热潮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投资机构寻求退出的压力;到2019年,另一个因素将变得更加突出,即一级市场融资困难,迫使这些独角兽大量涌向二级市场。

一半独角兽只有半年的现金储备。

毕竟,独角兽生存的压力并不乐观。

2019年被列为一个集群的长期租赁公寓行业正在与死亡赛跑。招股说明书提交给青科公寓和蛋壳公寓的同期,乐嘉公寓、骏创公寓、月如公寓等其他长期租赁公寓品牌继续爆炸。

打开财务报表,独角兽可以说损失惨重。以2019年将首次公开募股或申请首次公开募股的13只科技独角兽为例,如瑞星、纪昀、新勇、向谁学习、斗鱼、青科公寓、凡多、怡行、荔枝调频、蛋壳公寓、金融一户通、优科工作室、36氪星。2019年前三个季度,13家公司中只有值得学习的新勇和范多将盈利,其余10家公司都将亏损。

13家公司总收入312.93亿元,亏损63.89亿元。换句话说,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这些公司每赚一美元就会损失20美分。

2019年第三季度利润表,单位:1亿元,来源:CVSource hit data

如果你看看现金流,情况会更糟。除了没有披露第三季度现金流量数据的四家公司,即向他们学习的聚集在一起的公司,窦宇和方多,在其他九家公司中,只有信阳的业务活动产生了正的现金流量,只有信阳的自由现金流量是正的。无论是资本迅速成熟的瑞星,扮演“亏损主房东”角色的青科公寓和蛋壳公寓,还是拥有安全输血祝福的金融一户通(Financial One Account Pass),都是挥金如土。

2019年前三季度,九家公司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总额为-45亿元,自由现金流总额为-83亿元。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九家公司账户的现金余额仅为91亿元。

中国的张经伟英在他的“冬季警告”中说,如果公司只有足够的现金花半年时间,而且没有完全筹集到资金,它将基本上死亡。从自由现金流与期末现金的差额来看,上述公司一半的现金储备只能支撑半年。要保持正常的发展速度,外部融资是唯一的途径。

2019年第三季度现金流量表,单位:人民币1亿元,自由现金流=经营活动现金流量-物业设备支出,来源:CVSource投资数据

互联网泡沫重放?

独角兽技术上市的浪潮并不是中国独有的。在大洋另一边的硅谷,独角兽聚集的另一个地方,201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同样疯狂。优步、莱夫特和其他超级独角兽的首次公开募股将把201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融资规模推向历史新高。

所有这些不可避免地让人们想起19年前的互联网泡沫。

2000年互联网泡沫在史无前例的首次公开募股热潮中破灭。根据Dealogic的数据,1999年有547家公司在美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筹集了惊人的1709亿美元。这一记录是前所未有的,直到2019年科技公司的另一波首次公开募股打破了这一记录。

根据一些指标,这一次科技股也被认为有明显的泡沫。高盛(Goldman Sachs)在2019年6月警告称,当前的增长市场估值溢价相对于历史水平已经上升。在许多指标中,科技行业的估值溢价比其10年平均水平高出两个以上的标准差。损失同样严重。根据推介书的报告,2018年美国科技股首次公开募股前一年,只有约16%盈利,为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2000年,《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份深度报告,标题为《Burn Out》,意思是“耗尽”。该报告调查了当时数百家互联网公司,发现

佛罗里达大学教授杰伊里特(Jay Ritter)最近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这次真的不同了”。杰伊里特(Jay Ritter)的主要论点是,对1999年和2000年的首次公开募股公司进行比较分析后发现,收入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的业绩优于低于门槛的公司,三年后,它们的股票业绩高出约45个百分点。平均而言,2018年上市公司的收入比上一个集团高出10倍以上。例如,优步收入超过110亿美元,莱夫特收入超过20亿美元。杰伊里特(Jay Ritter)认为,这“通过应用程序证明了他们商业模式的价值”。

当然,这种观点也遭到了驳斥。例如,彭博专栏认为收入并不能证明商业模式本身的可行性。特别是,今天独角兽的收入实际上是无利可图的。收入的增长完全是由于一级市场的“资本补贴”。因此,20年前独角兽的收入比现在多是很自然的。

如果同时考虑市场价值和损失,结论似乎更客观。1999年10月,时任“互联网女王”和华尔街分析师的玛丽米克尔追踪了199家互联网公司的股票。她发现这些公司的总市值为4500亿美元,但它们的收入只有210亿美元,总亏损高达62亿美元。

这组数据多少反映了当时市场的疯狂。例如,2000年上市的网易,按发行价计算,市值为4.65亿美元。网易2000年的净收入只有370万美元,而净亏损达到2040万美元。

相比之下,2019年上市的中国科技独角兽并没有那么夸张。例如,前面提到的10多只独角兽总市值230亿美元,收入47亿美元,亏损6亿美元。平均市场销售率只有5倍,远远低于玛丽米克尔1999年统计数据的21倍。每赚一美元损失0.12美元,也低于1999年的0.3美元。就个人情况而言,2019年前三季度青科公寓收入9亿元,亏损3.73亿元。青科公寓的市值约为5亿美元,大致相当于当年的网易。尽管青科也烧了很多钱,但远没有当年网易那么极端。

低收购首次公开募股

正如大多数人预测的,像2000年这样痛苦的技术泡沫似乎不太可能破灭。然而,对于风投/私募股权公司来说,2019年这一波首次公开募股浪潮的“收购感”是前所未有的低。

以前,科技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曾经给风险投资机构带来极其丰厚的回报。例如,2012年上市的脸谱网,其首次公开募股市值约为其在一级市场筹集的20亿美元的50倍。谷歌早些时候上市,其首次公开募股市值是私人股本的600多倍。

但是那个激动人心的时代永远消失了。优步于2019年上市,其首次公开募股市值仅为私人融资总额的4倍左右,这与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的估值基本相同,这意味着一些投资者实际上正在亏损。莱夫特的情况类似,首次公开募股的市值约为私人股本的五倍。

如前所述,大多数将于2019年上市的中国科技独角兽都处于同样的情况。

Pitchbook报告显示,自2010年初以来,风险投资支持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估值中值增幅在1.6倍至1.1倍之间波动。2018年,这一倍数升至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在2019年上半年,又回落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该报告称,私人股本市场的高估值几乎不可能大幅升值,尽管“低迷”仍相对罕见。

这种新情况让首次公开募股有些无味。正如彭博专栏作家马特莱文(Matt Levine)所说,“如果你三年前投资优步,你就没有盈利。如果你是三年前收购股票的员工,你就不会变得特别富有。”

结果,一级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一些着名的独角兽,它们的融资份额不得不被抢走,但许多老股已经被投资者投放市场订购。

一位医疗投资者告诉Touzhong.com,在过去的一年里,一个着名的医疗技术独角兽部队的几个股东已经开始讨论转让旧股份的问题。价格是

一些独角兽因此悬浮在半空中。一名贸易律师告诉Touzhong.com,许多中期和后期项目已经一年半没有融资了,估值也没有太大变化。事实上,一些项目已经被高估,但他们不敢轻易降低估值,更愿意将融资金额减半,因为一旦估值降低,可能会影响上市,“每个人都在买入,而不是买入”。

如果你不想错过最新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