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型人身险精算变脸成双刃剑?四问精算新规

时间:2020-03-10 来源:www.ldwork.com.cn

独家观察| 20年来,普通个人保险精算“变脸”成为“双刃剑”?“四个问题”新精算规则!

木子

来源:智能保险

个人保险,其中一半正在经历质变。20年后,普通人身保险正在发生巨大变化。自2月初监管部门发布《普通型人身保险精算规定》以来,消费者对个人保险产品降价和允许福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与此同时,保险公司的利润空间被压缩,销售热情降低,其他相关问题也被提上日程。在一个积极与一个消极、一个好与一个坏的市场反应下,保险公司将如何在“生活”与“幸福生活”之间做出选择?

2月6日,中国保监会正式发布《普通型人身保险精算规定》(简称《规定》),进一步推进个人保险费率政策改革。关于《规定》的发行,监管部门表示这是个人保险费率政策改革的一次完善。《规定》从费用控制、降价和提高现金价值等方面对普通人身保险产品进行了规范,不仅使消费者受益,也促进了保险的普及。

随着公众对风险防护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再加上疫情的影响,消费者的健康意识和风险防护需求大大增加。然而,从精算制度建设的角度来看,虽然自2013年寿险费率政策改革启动以来,监管部门分别对分红保险和万能保险做出了新的精算规定。但是,对于普通人身保险,1999年的有关规定仍然有效。

时间与市场的需求是交错的,与监管部门发布的“高质量发展”要求还有一定差距。随着保险市场的扩大,完善制度建设仍是2020年保险监管的重点之一。

但是没有东西是有两面性的。当普通个人保险的新精算规则发布时,谁会高兴,谁会难过?

产品降价,消费者获利?

从新规定的内容来看,这次最大的亮点是“产品降价”。

《规定》表示

健康保险、意外保险、定期寿险、终身寿险和其他风险保障产品的现金价值参数已经调整。同时,年金保险和大多数批发保险产品的平均保险费率上限将降低。经过计算,风险保障产品、年金保险和大多数批发保险产品的价格将下调3%~5%。

降低个人普通个人保险的附加费费率

降低年金保险和一些一次性保险产品的平均附加费费率

的上限。对此,监管机构表示,产品价格的进一步下跌可能会增加消费者的购买意愿。而且,在某些产品的市场表现上,竞争力也可以提高。

降价是对消费者最直接的吸引力。无论是降低某些产品的附加费率上限,还是提高产品的现金价值,这都是一种让利的行为。

一方面,产品价格的下降将使更多的消费者加入购买保险产品的行列,从而达到加强保险风险保护的效果。

一方面,产品价格的下降将使更多的消费者加入购买保险产品的行列,从而达到加强保险风险保护的效果。

另一方面,在降低价格的同时,长期保险产品的现金价值会增加,消费方向会逐渐向长期保险产品转移。

另一方面,在降低价格的同时,长期保险产品的现金价值会增加,消费方向会逐渐向长期保险产品转移。

但是,业内也有人分析,在短期内,降低现金价值带来的降价主动权实际上在保险公司。降价幅度主要取决于市场竞争环境。具有强大议价能力的公司可能不会选择在短期内降低价格,从而在价值率方面留有一定的改进空间。

但是,由于现有产品的附加费用并未全部达到上限,且现金价值可能高于最低标准,因此降价空间相对有限,对保险公司价值的影响在控制范围内。

但是,从长远来看,降低现金价值有利于进一步增强安全产品的安全属性,增强消费者的购买意愿,产品价格也将有所上涨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什么是现金价值:

现金价值

现金价值是指寿险保单的退保金额。在保险期较长的人寿保险中,由于采用了一次性保费或平衡纯保费制度,保单下积累了一定的责任准备金。当被保险人要求退保时,保险公司从责任准备金中扣除一定的退保费,余额作为退保金返还给被保险人或投保人。一次性保费的人寿保险保单可随时提取,以获得提取保费。分期支付保费的人寿保险保单可以在一年或两年后随时撤回。此类保单在退保时可获得的退保金额是保单的现金价值。

现金价值的增加可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购买的保险的“不贬值”,即在退保时享受更多的返还利益。

当然,在评估现金价值准备金时,《规定》推进了长期证券产品附加成本率的假设,这将降低长期证券产品的初始现金价值,从而使消费者更愿意为长期保险产品投保,从而增加保险公司退保的兴趣,进一步提高保险公司的盈利能力。

这可能与保险提倡的“保险回归保护”的当前趋势相一致。着眼于产品的长期保护,对消费者的保护价值很高。就公司而言,这有利于保持保险公司现金流的稳定,有利于公司的长期资本规划。

激发销售热情

总保费下降3%~5%?

《规定》发布后,业内大多数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降低附加成本率和相关产品的价格上,这将导致营销人员、代理商和其他中介渠道对该产品的销售热情下降。

附加费率

附加费率是经营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各种费用和合理利润与纯保费的比率。根据附加费率收取的保险费也称为附加保险费。它在保险费率中起着次要的作用,但附加费率的高低对保险公司开展业务和提高竞争力有很大的影响。

附加费率与运营费率密切相关

附加费率=总运营费用/保险金额×100%(非寿险精算)

-或-

附加费率=(运营费用、预期利润、异常风险费用)/保险金额×100%。

附加保费通常包括三项:营业费用;预期利润。异常风险费用。其中,营业费用主要包括:(1)按保险费的一定比例支付的营业费用、企业管理费、代理费和税金。(2)支付的工资和额外费用。(3)预期营业利润。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随着产品价格的下降,销售人员在赚取营销费用时获得的“佣金”可能会发生变化,代理商销售此类产品的热情会略有下降。但从长远来看,随着消费者对长期保险产品需求的增加和购买力的提高,这也将推动销售队伍。

因此,总的来说

此次调整将有助于压低产品价格,增加消费者购买意愿,增加代理商销售热情,在惠民的基础上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体现“保险挂名”的监管导向。

此外,根据沈万红源研究发布的研究报告,该产品的降价可能导致溢价下降3%-5%的预测。

具体来说,研究报告显示

总寿险保费=纯保费预期成本的预期利润。

●对于年金保险业务,附加成本率的降低导致预期成本的降低,但保单早期的最低现金价值增加,导致综合影响下的总保费略有下降。

●对于长期担保业务,附加成本率基本不变,但保单早期的最低现金价值有所下降,导致总保费略有下降。

无论是销售热情的变化还是行业溢价的变化,从这一政策的角度来看,我们仍然需要长期的观察

新规调整了附加成本率和现金价值参数的上限,而大中型企业在实际运营中不会触及上限。例如,这些公司目前销售的未来年金产品的附加成本率一般为10%-14%,低于新规定中的16%。

此外,由于新规定下的早期现金价值下降,保证产品价值率将上升。大公司可以适当降低价格以提高市场竞争力,同时保持相同的价值率,从而实现监管导向。因此,新规定对大公司的实际影响有限。

但对于中小型保险公司来说,利润率被压缩,它们与大型保险公司的竞争力也很弱。中小型保险公司的下一步可能是在变革中前进。

同样,不仅是保险公司、消费者和保险销售人员,新法规对保险中介机构的影响也需要时间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