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记者感慨讲述新疆行:一个又一个谣言被击碎

时间:2020-03-09 来源:www.ldwork.com.cn

原标题:土耳其记者哀叹新疆之行揭露了操纵舆论背后的主谋

[环球时报记者白易云刘欣“新疆之行彻底打破了我们过去的偏见!”这是许多土耳其记者在访问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后的最大感受。众所周知,土耳其是世界上最关心中国新疆政策的国家之一。然而,由于“东突”势力的欺骗和煽动,一些土耳其人,包括媒体人,对新疆有许多误解和偏见。然而,当《民族报》《星报》010《光明报》等土耳其媒体记者实地访问新疆进行调查时,他们彻底颠覆了长期以来的认知。记者《环球时报》近日在新疆采访时,翻看了几篇土耳其同行的报道,并进行了深入交流。土耳其同事说,新疆有丰富的文化生活和宗教信仰自由。他们在新疆的所见所闻粉碎了一个又一个的谣言。通过与当地人民和当地政府的沟通,他们也开始逐渐了解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新疆职业培训中心)在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方面的重要性。

看到一个被传言为“死”的维吾尔族音乐家来到新疆,令土耳其记者大为震惊的是一个名叫亚伯日依姆艾伊提的维吾尔族音乐家的“再现”。今年2月,土耳其政府突然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称阿依提在新疆的一个“再教育营”中被虐待致死,并要求中国立即关闭教育培训中心。一些西方媒体还说,艾伊蒂被判处八年监禁,因为这首歌包含“祖先”一词。然而,7月19日,土耳其记者加拉加斯《民族报》和其他土耳其同事在艾蒂乌鲁木齐的家中见到了这位据说已经“死亡”的音乐家。加拉加斯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他当时注意到伊一身体健康,能够流利地回答问题。加拉加斯说:“我能在伊一的眼中看到幸福。我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艾伊蒂曾经被折磨过。”艾伊蒂告诉他们,他是一名“民族艺术家”,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在一个歌舞团工作,“每月从国家那里挣元”。当加拉加斯问他是否在监狱里呆了8年时,阿依提的回答是:去年,出于某种原因,他确实接受了调查,并被警方作为嫌疑人关押了2周,但在调查结束时,他被证明没有问题。

土耳其《民族报》发布了记者加拉加斯关于中国新疆之行的系列报道。这篇报道中使用的图片是加拉加斯(右)采访维吾尔族音乐家阿依提(左),据传他已经被土耳其“杀死”。

土耳其《民族报》发布了记者加拉加斯关于中国新疆之行的系列报道。

Turkey 《光明报》记者Tuqi Akko在接受相关采访后的报道中写道:“新疆独立”分子一直在与伊一制造麻烦。这个吟游诗人被称为“杜塔尔表演之王”。他的民歌充满生活气息,但却经常被“新疆独立”分子用作反华宣传工具。因此,“阿依提被迫害致死”的谣言很容易引起反华情绪。许多土耳其政客开始指责中国这一所谓的事件。就连土耳其外交部也在没有调查清楚真相的情况下谴责了中国,这曾导致两国关系紧张。然而,土耳其媒体人士亲眼看到,与分离主义者所说的相反,阿亚图拉本人在中国生活得非常开心。阿柯奇描述了他看到阿依提时的情景:“当时,一名记者问阿依提,‘维吾尔人开心吗?有什么困难吗?“他回答说,维吾尔人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我们是中国56个民族之一。每个国家都是平等的,我们的国家是团结的,并且(在未来)必须更加团结和紧密。“

Figure 7 Turkish reporter 《光明报》 Tuqi Akoqi(左)采访了维吾尔族音乐家Ayiti(右),据传他已被土耳其“杀害”。

采访结束时,阿依提送给加拉加斯一件杜塔尔乐器作为礼物,并通过他向关心自己的土耳其人民问好,希望“两国之间能有更多的交流和更好的关系”。在艾伊蒂的期待下,加拉加斯在《民族报》返回中国后不久就发布了一份关于艾伊蒂真实情况的报告,该报告随后被当地大量网络媒体转载。加拉加斯告诉记者《环球时报》:“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传播,我非常高兴。”在报告中,他还这样哀叹:“事实上,中国已经发布了一段艾伊蒂仍然活着的清晰视频,但以英国广播公司(BBC)为首的西方媒体没有传播它也就不足为奇了。”《土耳其《星报》》的国际新闻编辑瑟里夫阿赫梅特认为,他非常了解中国的现代政治和经济发展,“但新疆仍然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他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他以前对新疆的了解来自西方媒体的报道,这些报道的“来源”大多来自“东突”组织。今年夏天新疆之行后,艾哈迈德谴责这些是“虚假消息和操纵公众舆论”。

土耳其 《星报》 的国际新闻编辑赛里夫阿赫麦特(中间位置穿黑T 恤、戴眼镜者)在新疆采访。

土耳其《星报》国际新闻编辑瑟里夫阿赫梅特(黑色t恤,中间带眼镜)在新疆接受采访。

"很久以前,我还认为新疆的维吾尔人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下。即使我们(国外的穆斯林)去乌鲁木齐,也是非常不安全的。西方媒体经常说三件事:压迫人民、禁止伊斯兰习俗和“集中营”。因此,我对(新疆)的想象完全是一幅黑暗的政治图景。但事实完全相反。”艾哈迈德在接受记者《环球时报》采访时非常坦率。给这位土耳其记者印象最深的是乌鲁木齐市中心清真寺的礼拜者数量。他说:“当我去那里的时候,那几乎是一个拥挤的地方。一位维吾尔公民告诉我,周五来教堂的人比这多。”阿赫梅特还参观了新疆的伊斯兰经济学院,他认为那里的许多学生都有极好的知识和对教义的理解。更让他吃惊的是,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经济学院的学生们仍然有机会在埃及学习,以便将来成为一名广受尊敬的讲阿拉伯语的伊玛目。

加拉加斯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他看到的新疆不是“许多人认为的那种地方”,而且“我的偏见被打破了”。他过去认为维吾尔人不能使用自己的语言,不能拥有自己的文化和自由的生活,但当他乘出租车去维吾尔人晚上居住的地方时,他看到他们在街上和广场上唱歌跳舞。加拉加斯说:“这让我非常震惊。当你站在街上,你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平静和幸福。”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现场调查,绝大多数土耳其记者对新疆教育培训中心的“错误猜测”已经完全改变。“当我们来到训练中心时,我们结束了所有在公众舆论中散布的谎言。教育和培训中心为世界反恐斗争树立了榜样。它可以预防犯罪,接受知识启蒙,并把一些人从恐怖分子的影响中解救出来。”《光明报》记者阿柯奇参观了和田和阿克苏两个培训中心。他告诉记者《环球时报》,通过与培训中心的50多名学员交谈,他了解到这些人不懂法律,也没有基本的科学知识。许多人被地下传教士“洗脑”。在培训中心,所有课程都强调科学和法律。“这是消除恐怖主义的根本原因,不仅要杀死苍蝇,还要清除泥坑。”阿基奇将近年来新疆的变化描述为“现代化的突破”他特别强调,他在培训中心的采访没有受到任何中国官员的监督、限制或干涉。“我觉得所有的学生都告诉了我真相,因为我盯着他们的眼睛。如果有任何谎言,我肯定会感觉到。”

土耳其《光明报》记者在和田清真寺采访了图奇阿克科。

《光明报》的一份报告描述如下:在培训中心的学员中,帕蒂马古里伊斯兰穆的故事最鼓舞人心。2005年,只有13岁的帕蒂马古里落入了一个维吾尔帮派组织的手中。此后,她被迫参与盗窃活动,并遭到殴打和酷刑。后来,她经历了两次被迫的宗教婚姻,在此期间,她被告知“维吾尔人是穆斯林,汉族人是异教徒,所以我们不得不偷他们的钱。”直到今年,帕蒂马古里才获救。文章写道:“她告诉我们,她在培训中心学习普通话和维吾尔语,知道什么是非法行为,以及如何用法律扞卫自己的权利。”

《光明报》还引用新疆一名官员的话称,中国对待暴力恐怖分子和民族分裂分子的态度不同于被他们欺骗的无辜公民:前者通过鼓吹宗教极端主义,有意识地对普通民众进行洗脑,以寻求分裂新疆的政治目的;而后者由于识字率低和缺乏法律知识,很容易被前者欺骗。这位官员说,该培训中心实际上类似于对后者犯下的轻微罪行的“赦免”措施,也是一种“加强预防”性质的措施。《光明报》的报道让土耳其读者从官方的解释中了解到:“国家在宗教事务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宗教虐待和投机将很容易发生,宗教极端主义将随之而来。”

抹黑新疆问题的“幕后”。

记者《环球时报》在与加拉加斯及其他同事沟通时了解到,在土耳其,大多数人对新疆的情况仍有很大的误解,因此对中国的新疆政策持保留甚至反对态度。他们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土耳其人民完全被关于新疆问题的“虚假和歪曲的报道”所操纵,由此引起的情绪被该国一些政客进一步利用。阿赫梅特认为,土耳其人能看到的新疆消息来源几乎都是来自“东突”分子的虚假信息。他们中的许多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住在土耳其。它们有各种形式,如基金会、协会和非政府组织。他们的领导人也与一些外国政府有联系。一些与宗教极端主义相关的政治团体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对公众舆论的操纵,以获得更多的政治优势。阿赫梅特说,一些土耳其政客将边境问题视为影响政府的工具。他们希望看到土耳其更靠近美国,并不断试图在土耳其和美国之间制造更多冲突。在土耳其的舆论氛围下,艾哈迈德从新疆回到土耳其后,一开始甚至不敢写报告。他说:“因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太危险的话题”。

中土关系的改善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被认为有助于更多的土耳其人了解真相。阿柯奇说,新疆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一倡议对全世界都有重大影响。因此,土耳其需要让其公众正确理解新疆问题,“那些虚假信息需要被纠正”,西方媒体在这个问题上的话语霸权也应该被打破。他说,他将继续观察和撰写关于新疆真实情况的文章。

北京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张涛在8月1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加强对华关系已成为近年来土耳其平衡外交战略中日益重要的“砝码”和发展趋势。中国和土耳其增加接触和交流的频率将加强两国之间仍然有限的了解,并帮助更多的土耳其人对中国的新疆政策有一个更加客观和理性的理解。“埃尔多安总统7月初对中国的访问对土中关系非常重要。”阿赫梅特告诉记者,访问结束后,土耳其没有加入西方阵营签署攻击中国新疆政策的公开信,这是一个明显的证据。然而,他认为,如果土耳其人民想要消除对新疆的误解,中国仍需要通过大众媒体更有效地传播事实,并向土耳其人民更好地解释其治理新疆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