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90后”黑老大“狡兔三窟”终被抓(图)

时间:2020-03-07 来源:www.ldwork.com.cn

原标题:“90后”黑老大,“毛拉三窟”终于被抓了!

来源:长安街州长

一位“90后”老板在市中心的高档写字楼里经营着许多公司。员工们穿西装打领带,属于不同的部门。他们每天都忙着“做生意”。

同一个“90后”带领着一群自称“冠军”的“小弟”,在一年半的时间里犯下了100多起违法犯罪行为,收入超过2500万元。

“白色”在“白色”的外衣下掩饰了“黑色”的本质,这是近年来黑色恶势力的一种常见的新形式。日前,长安街(微信号:首创新闻)行长赴无锡采访,还原江苏省首例“常规贷款”案件的由来和发展。

寻求帮助,揭露新的罪行

“兄弟,叫警察来救我!”

2017年6月8日,无锡公安局接到非法拘禁的举报。一个叫吴的女人在一个居民区被关押了3天。

警方迅速出动警力,救出受害人,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秦某。据了解,吴女士因缺钱,拨打了无担保贷款和借款小广告的号码。后来,她被非法拘留,并因无力偿还而被迫讨债。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办案的警察凭着敏锐的嗅觉,抓住了嫌疑人群中“公司”和“需求群体”等敏感词,意识到问题并不简单。背后可能隐藏着巨大的犯罪组织和新的犯罪手段。

警方发现,自2016年以来,相关公司和人员已经参与了70多起讨债案件,包括许多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的案件,这些案件之前由于派出所分散在城市各个区域而没有受到太多关注。

这些公司以“甘”开头,如甘红、甘福、甘友。他们以信息咨询服务的名义注册,集中在市中心的两栋高档写字楼里。实际的控制者是一位名叫方悦的“90后”和另一位合伙人徐倩珍。

Court听证会

方悦曾在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工作,并学会了“零贷款”业务。后来,他爬上了山,和许倩珍一拍即合。他与许倩珍合作经营“零贷款”业务。

他们广泛招募同胞,成立许多公司,实行扁平化内部管理,并按分工设立部门,如业务部、会计部、风控部、贷款部等。其中,还贷部专门负责收债,主要由人口众多、有犯罪记录的闲散社会人员组成。

方悦和许倩珍作为领导者,在每个公司的人事上有绝对的“话语权”,方悦甚至自称是“领导者”。他们要求“弟弟”穿西装打领带,以创造一个正式和合法的形象。

“常规贷款”是有利可图的,而“软暴力”促使所谓的“非使用贷款”被快速贷款和无担保贷款所吸引。借款人被中介介绍和电话销售所吸引。借款人被要求签署两次不同的“高低”贷款协议。“低”是实际贷款借据,“高”是以还款保证、不签不贷为由的虚假借据。

该组织还以保证金、上门服务费、中介费等名义收取费用。导致借款人实际上只能得到“低门槛”金额的70%到80%。以吴女士为例。她借了2.6万元,但签了一份总额为5.2万元的贷款合同。她实际上只有元。

如果借款人暂时无力偿还,他们会引入公司下的其他公司继续借款,继续累积债务。

此外,该组织还对合同的履行设定了严格的期限和条件,在还款过程中挑毛病、挑毛病,单方面认定借款人因各种原因违约,如态度恶劣、逾期还款、抵押车辆丢失、不接电话、在其他公司违约、朋友贷款违约等。

"他们同意在某一天早上8: 30分开还款期,即使晚了一分钟,也是违约。到时候,他们会关掉手机,让借款人联系不到他们,然后他们会说

借款人的父母、配偶、子女和朋友也是骚扰的目标。西山区检察院检察长介绍了一起债务人周逃债案,拉客人员到其前妻家讨钱、骚扰、寻访财物。周的孩子们在为三年级的考试而学习。他们无视这个案子,强迫他们在收到钱的第二天离开房子之前呆了一个晚上。

当时周只剩下5000元要还,勒索者勒索了元。

"其中一名受害者突然感到不适,被紧急送往医院,被迫负债。催促的工作人员一直在他身边,在医院里看了一整夜,分担工作。你在半夜看,我在半夜看。”杨帅说。

长安街(微信号:首都新闻)的负责人得知,催促人员已经连续20多天封锁了一家私营企业的大门,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生产秩序。

建立一个严密的组织来避免法律风险

方悦和其他人非常狡猾,想了很多办法来钻法律的空子。他们将准备非常完整的程序,包括贷款合同、借据收据、补充协议、租赁合同、银行贷款等。并要求借款人持有身份证、现金和借条拍照并保存,这比普通私人贷款要详细得多。

督促人员采取了各种措施规避风险,例如,派了很多人去观察同一个借款人的个人、时间、部门和地点。从表面上看,他们没有限制对方的行动自由,而是密切跟踪,私下强迫借款人拍摄录像,以证明他们不是被胁迫的。

长安街区长(微信号:首都新闻)从西山区法院获悉,催促人员甚至以私人贷款为由要求到派出所调解室交涉。事实上,为了防止被指控非法拘留,债务人在拘留期间被密切跟踪,从而达到变相拘留的目的。

督促人员也将带着租赁协议搬进借款人的家。如果警察干涉,他们声称是房客,不会离开。那天警察赶走了他们,不久就回来了。

Relevant Files

该组织已制定了详细的规章制度来管理、控制和评估其成员,例如对出借后十项禁止和保密承诺的管理。我们还成立了微信群来组织和管理讨债。根据规定,在收集人员到达后,他们必须将犯罪行为上传到各个小组,并向老板报告。根据他们的“表现”,他们将获得更高的基本工资和佣金。

为了明确奖惩,组织还规定,如果被监管的借款人逃离催款人员,催款人员应赔偿相应的债务。

一旦拉客人员被警方带走很长时间,他们会被带到微信群,以避免泄露内部信息。

作为领导者,方悦和徐倩珍对“黑”和“白”有着明确的分工。方悦负责借贷和收债。如果收款人员被抓,负责“白路”的许倩珍就会上前打招呼。2016年2月,双方共同出资人民币150万元。截至2017年8月,他们非法积累了2700多万元。

他们就像跗骨上的蛆。一旦它们被缠住,就很难离开身体。许多借款人非常不安,他们离开家乡,逃到其他地方,甚至不敢报警,这也给以后的取证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为了扫除黑暗和邪恶,我们必须扫除普通人身边的问题。

现在,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似乎只是典型的“例行贷款”和“软暴力”。然而,在2016年和2017年,相关概念尚未出现。作为一种新型的案件,从被害人、被告人、司法机关到社会的整体认知,犯罪是否会涉及,犯罪类型是什么,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经过两个月的初步调查,2017年8月15日,特种部队出动200多名警察进行集中抓捕。包括、许倩珍、方、廖本波在内的40多人被成功抓获

另一方面,检察机关认为,该组织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本质特征,应当以消弭罪恶的方式处理案件。为此,对调查取证提出了27条补充意见,重点从组织结构、“软暴力”犯罪手段和危害性等方面进行取证。

蒲耀润说犯罪嫌疑人一开始拒绝承认犯罪事实。公安机关充分准确地掌握了缺乏信用资格、收取高额利息、从事“软暴力”和非法拘禁等证据。他们逐渐突破了彼此的心理防线,扭转了对立情绪,这有利于未来的法庭审判。

2018年1月,打击犯罪和邪恶的特别行动正式启动。这两个部门发布了《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要依法打击非法借贷和收债活动,并指出处理相关案件的方向。

经调查,2016年2月至2017年8月,方悦、徐倩珍等人在无锡、江阴、宜兴等地进行了非法举债。他们犯有非法拘禁11起,敲诈勒索12起,罚款120多万元,聚众斗殴6起,殴打受害者造成轻伤6起。

审判地点

2018年12月28日,西山区法院以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犯罪为由,判处方悦、徐倩珍等38人有期徒刑,刑期19年至9个月不等。2019年3月21日,二审维持原判。

为了充分保护被告的辩护权,法院为9名没有委托辩护人的被告指定了12名辩护人,使他们能够获得专业法律辩护的机会,更理性地面对他们涉嫌的各种犯罪。

审判长林琳告诉长安街州长(微信号:首都新闻),审判团队克服重重困难,加班加点,阅读200多份文件,仅开庭时间就超过100小时。经过审判、询问、质证和质证,被告人一般从拒绝认罪转变为接受处罚。

审判结束后,方悦的辩护律师也派了一群朋友来感谢法庭的工作!

此外,该案还调查和处理了四名公职人员“保护伞”,他们因侵犯公民信息和滥用职权而受到刑事处罚、降级和撤职。

在专项打黑除恶行动开始之前,江苏省乃至全国都有很多“常规贷款”案件的纠纷,他们不敢处理。

无锡以方悦、许倩珍案为突破口,率先在江苏对“常规贷款”进行集中围剿。探索并形成了公安机关对“常规贷款”各环节实施“全链”攻击、检察机关及时早期干预引导调查取证等新策略,并形成了一个“常规贷款”精确攻击样本。

今年4月9日,两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为准确认定和依法严惩“常规贷款”提供了依据。

此案的侦破也提高了人们防范“常规贷款”的意识。此后,公安机关收到了大量相关报警。

“扫除黑恶势力,就是扫除老百姓身边的突出问题!”一名处理此案的警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