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友人温医客座教授杰弗瑞·巴洛:我也是新温州人

时间:2020-02-19 来源:www.ldwork.com.cn

杰弗里巴洛,温州医学院客座教授,美国朋友:我也来自新温州

时间:2008年3月20日

去年圣诞节后,我去温州医学院茶山校区采访杰弗里巴洛。来自美国的杰弗里巴洛已经第五次在温州过圣诞节了。

巴洛多年来一直穿着简单的深灰色拉链外套。里面的红色t恤很刺眼,这让他很不舒服。他很高,大约1.85米高,留着有点像马克思的胡子,前额像列宁。他的中文很好,基本上可以满足交流的需要。我说温州人现在是由本地的温州人、外来的温州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新温州人组成的。他们都是温州的建设者和主人。他马上说,那我也是新温州人,感谢温州的接纳!我说这就是我们的专栏把你列为温州学者的意思。我们应该让温州人了解世界,让世界了解温州人。他表示完全同意。

金:我听说你在温州度过了第五个圣诞节。温州的圣诞节和美国的圣诞节相似吗?有什么不同?

巴洛:2003年,我开始在温州过圣诞节。和第一次一样的是,2007年的圣诞晚会也是由市政府举办的,但是规模不一样,不同肤色的人数增加了很多。那时,只有来自欧洲和美洲国家的专家。现在还有来自印度、韩国、日本、非洲和其他国家的专家。我对温州的圣诞节有着深刻的体会。19世纪,中国与外国签订了门户开放条约,被迫开放。现在中国正以开放的心态积极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多么伟大的事情啊!

温州的圣诞节和美国的圣诞节既相同又不同。温州的圣诞节不像美国那样虔诚,但商业氛围要浓厚得多。温州的圣诞节是成年人的欢乐时光,而在美国,它是成年人和孩子之间的祝福,也是孩子们的节日。

我们就像马可波罗

金:从2003年开始,每个圣诞节假期,你都要来温州参加四到六周的志愿者教学活动。2007年,你获得了浙江省政府颁发的西湖友谊奖。这是浙江省政府为在浙江现代化建设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专家设立的最高荣誉奖。你获得这样的荣誉并不容易。志愿者是高尚的,有善良的心。现在中国也有各种各样的志愿者。他们为社会服务。正如人们所说,他们给人们玫瑰,并在他们手中留下持久的香味。你来自美国。你认为志愿者怎么样?

巴洛:我来中国是作为一名历史学家,而不是一名游客。出于这个原因,我想起了历史上的马可波罗。他在13世纪的元朝来到中国。他在中国的传奇经历对他的同胞来说简直是一个寓言。我也向他学习,把中国文化带到美国,同时把美国文化带到中国。这是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不仅仅是一件好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像马可波罗一样,为祖国和中国的友谊尽我们所能。

King:温州位于中国东南部的一个角落,不是一个大城市。你为什么选择温州作为你的教学点?

巴洛:虽然中国和美国隔着太平洋,但是太平洋大学和温州医学院之间的交流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了。近年来,交流与合作日益增多。这位太平洋大学的前副校长与温州医学院关系密切。他把我介绍给温州。我也很乐意为温州服务。最让我印象深刻和感动的是,温州医学院的领导、老师和学生都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我在这里非常开心。

我学习历史,也关注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在现代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它对世界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我愿意为此做点什么。从2003年底开始,我与温州医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杨德生共同开发“跨太平洋网络实时互动课程”(TPIC)教学与研究项目。我和他们有许多共同的观点,这让我欣喜若狂。多亏了互联网的帮助,我们离北京和上海不远,甚至离美国也不远。向后

巴洛:TPIC教学和研究项目自2004年开始实施。借助现代网络快速传输图片、文本和声音的功能以及现代多媒体技术的优势,两所学校的师生“待在家里,穿越海洋”,就像在彼此的教室里一样,与来自母语国家的师生面对面互动,低成本地共享外国大学的原始教学资源,提高学生的学习热情和英语水平。同时,三年来的TPIC合作增进了两校师生之间的了解和友谊,为进一步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5年初至6月中旬,在美国加州大学的西方网络教育学术会议上,我关于中美两所大学的教学和研究项目的报告引起了与会专家学者的极大兴趣。我认为TPIC项目所取得的成果在美国西部同行中处于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太平洋大学和温州医学院于2006年6月和2007年3月正式签署并启动合作研究项目,共同培养英语专业硕士和双学士学位互认学分“4 1”和“2 2”的人才。目前,两个去太平洋大学学习教育的02级英语专业的学生已经回国攻读硕士学位。

我非常喜欢温州医学院英语专业的中国学生。他们有坚实的基础,学习非常努力。他们比美国学生勤奋得多。我努力在教学中培养学生的应用能力、综合能力和分析能力,而不是应试能力。在课堂上,我让温州医学院英语专业的二年级学生阅读美国大学四年级的教材,这是相当困难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非常感兴趣。

学习西方欧,我了解温州

金:你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为中国做出贡献。你的精神是珍贵的。你在美国的家乡在哪里?

巴洛: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我的家乡在伊利诺伊州南部,一个叫做本顿的小镇。芝加哥就在她北面。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镇,有9000人口。它生产煤炭,大部分居民是农民和矿工。我记得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们一半同学的父亲在一次矿难中丧生或受伤。从那以后,我告诫自己要努力学习,离开这个城市。然而,小镇的传统价值趋势仍然影响着我。那里还有我儿时的朋友。我们每年也选择一个城市团聚。有时我们一起去河里钓鱼。虽然我不喜欢钓鱼,但为了友谊,我很乐意和我的朋友们聊天和欢笑。

King:你是研究亚洲历史的资深学者,特别是在庄和民国的历史研究领域。你已经在这个领域出版了几本书。你认为在中国研究这些问题怎么样?你的主要观点是什么?

巴洛:从我父母的建议开始。他们让我在外交官和医生之间做出选择。我选择了一名外交官,当一名外交官想知道一门外语时,我问老师哪门外语最难学?老师是最难说中文的。所以我学了中文。后来,当越南战争爆发时,我反对美国政府对越南的攻击,所以成为一名外交官是不可能的。不久,我获得了语言方面的博士奖学金。1973年,我获得了历史博士学位,我的博士论文题目是《越南与1911年中国辛亥革命》。

在我看来,中国南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区。广西有多种文化并存,相互联系。它们充满活力,发展前景非常广阔。我们不应该把这些文化视为边缘文化。少数民族文化不是落后文化,而是特色文化,应该继承和挖掘。来温州之前,我并不了解温州,但在研究广西壮族历史文化的过程中,我发现广西的西瓯与浙南的东瓯有着密切的联系。

金:是的。古代越人主要分布在从北方江苏到南方越南的沿海地区。今天广西的壮族也是古代越人的后裔。他们的远祖是西瓯越和罗越两个部落。

最先注意到的是古代越人

巴洛:我从历史学家的角度来欣赏温州的山水,比如雁荡山、楠溪江古村落和江心岛。我喜欢历史悠久的古村落,比如楠溪江边的芙蓉村。一扇纱窗和一辆旧的纺织车会让我流连忘返。

我喜欢江新孤岛,江新庙门口的对联很有意思:“云从一个方向飘到另一个方向,潮起潮落。”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但我能从许多词语和声音的变化中理解中国文化的奥秘。

温州历史悠久,经济发展迅速。这是一座现代而传统的城市。然而,在温州市区很难找到有小桥流水的江南古城的特色。也许我是无知的,至少我还没有找到它。因此,温州应重视历史遗迹的保护,使温州成为江南名城。

King:你来自新温州,你也关心温州的建设。你的观点是合理的。你已经连续5年在温州教书了。退休后你想去温州吗?你的家人也喜欢温州吗?

巴洛:温州夏天太热,我的家乡夏天多雨,凉爽。退休后,我想每年在温州呆3~6个月,为这个新家添砖加瓦。我家喜欢温州。我妻子去过温州两次,我女儿去过温州四次。温州给他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女儿还计划去清华大学读研究生。也许她能在中国找到一个满意的丈夫。哈哈。

巴洛很遗憾在温州很难找到江南古城。陈莉莉

杰弗里巴洛1942年8月31日出生在伊利诺斯州南部的一个小镇上。他的父亲是一名油田工人。他在家乡读完小学和中学,1964年6月毕业于南伊利诺伊大学,一年后获得匹兹堡大学的历史硕士学位,1973年8月毕业于加州大学,获得历史博士学位。后来,他担任俄勒冈刘易斯克拉克大学的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教授。

Jeffrey Barlow是东亚富布赖特选择委员会的成员,是亚太海岸研究中心《亚洲太平洋沿岸研究杂志》号出版物及其电子版的创始人和执行编辑,也是夏普和美国历史与计算协会《人文学科与新技术》号专论系列的共同编辑。他目前是太平洋大学的资深历史学教授,伯格伦德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以及温州医学院的特别客座教授。2006年,温州市政府获得雁荡山友谊奖,2007年,浙江省政府获得西湖友谊奖。

杰弗里巴洛是研究亚洲历史的资深学者。他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有浓厚的兴趣,对中国人民怀有友好的感情。他的研究领域包括中美文化、历史、人文和世界历史、经济、计算机科学、网络和教育等。他发表了近100篇论文和10多部专着和合着者,并担任许多期刊和学术杂志的主编或编辑。他在研究庄和民国史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2007年,他的着作《《壮族历史及文化的纵向研究》》由广西民族大学出版社出版。他和克里斯汀理查森合作的《John Day的中国医生》在美国出版后被重新出版。他的《古今世界领导人孙逸仙》在纽约出版,后来被翻译成中文,收录在《辛亥革命丛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