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啃的硬骨头,怎么“啃下”?

时间:2020-01-19 来源:www.ldwork.com.cn

3月7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甘肃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到2020年消除贫困的关键任务才完成两年。这是最有活力的时刻。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地做好工作,除非我们赢得所有的胜利,否则决不撤军。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消除贫困也是代表们的一个热门话题。他们认为,只有采取特别的政策、措施和努力,集中力量解决贫困问题,消除贫困的任务才能如期完成,对人民的庄严承诺才能兑现。

优先关注拥有精确力量的深度贫困地区。

目前,消除贫穷的优先事项已经进入优先和村庄搬迁阶段。深度贫困地区应该在哪些方面集中力量,有效地赢得消除贫困的战斗?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甘肃省积石山县柳齐乡高赵佳拱北学校校长马邦和认为,尽管由于历史债务增加,有可能与贫困进行决定性的斗争,但深度贫困地区仍需要继续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加公共服务供给。同时,要建立健全扶贫长效机制,不断加强人才支持,积极推进贫困地区资源优势向市场优势转化。

不寻求改变的人会成功,不寻求庇护的人会进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副省长丁秀华告诉记者,怒江是全国三大贫困地区和三个州之一。消除贫困的任务既繁重又有压力。今年,怒江将加大扶贫搬迁工作的力度,力争在年底前率先完成今年和明年的搬迁任务。“搬迁迫不及待。只有先把穷人放下来,我们才能谈论穷人的稳定、融合和发展问题。”丁秀华说道。

河南平顶山市NPC副市长张雷明认为,无论在初期还是末期,工业扶贫都应始终作为消除“贫困帽子”、铲除“贫困根源”和实现扶贫攻坚的长远发展的根本策略。要突出工业扶贫的“根本原因”,提高工业扶贫的成效,进一步拓宽农村集体经济的来源,加强农村集体经济,为优质扶贫和持续增收奠定坚实基础。

巩固确保扶贫成果经得起历史考验

“对穷人来说,我们不仅帮助他们上马,还载他们一程”河南省辉县市张村乡人大代表、裴寨社区党支部书记裴春亮(Pei Chunliang)在一项调查中发现,贫困地区脱帽后,将长期保持不发达和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收入持续稳定增长的基础仍然薄弱,自我发展能力不强。实现可持续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国家有大量的穷人,有不同的地区和不同的情况。一旦消除贫困运动结束,政策将会改变,一些贫困家庭可能会重新陷入贫困。

”有些地方注重外部‘输血’,忽视内部‘造血’。扶贫项目选择缺乏科学论证、对接不准确、急功近利、注重短期效益,导致扶贫行业核心竞争力和创收能力薄弱、受益穷人少、市场风险高。”裴春亮说,“虽然有些村庄的集体收入勉强达标,但经营收入渠道过于狭窄,造血功能严重不足,没有形成长期的增收机制,贫困村脱贫的基础非常不稳定。”

作为回应,

规划协调消除贫困和农村振兴

今年中共中央第一号文件提出总结消除贫困的实际创造和伟大精神,并尽早规划到2020年完成消除贫困的目标和任务后的战略思路。

“精确扶贫和农村振兴在本质上是统一的。没有农村地区的扶贫,就不会有全面的农村振兴。如果我们不能战胜贫困,就没有办法振兴农村。”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绿色中原现代农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冯强认为,三大产业的融合不仅是农民脱贫致富的有力起点,也是农村振兴必须立足的基础。它可以作为总体规划、精确消除贫困和农村振兴的一个联合点,促进从精确消除贫困到农村振兴的平稳过渡。

宋冯强进一步指出,龙头企业是加强扶贫产业的有效途径。目前,农业龙头企业普遍存在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从金融机构获得财政支持的渠道非常狭窄,数量非常少,用土地发电的成本相对较高。国家应制定扶贫行业龙头企业专项财政扶持政策,在项目用地和降低电价方面给予优惠扶持。尽管绝对贫困将在2020年小康社会建成后消除,但相对贫困仍将长期存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四川农业大学副校长吴德建议尽快开展2020年后的扶贫战略研究。根据第二个100年目标,从2020年后开始研究扶贫政策,研究建立以市场导向为主要手段,以行政手段为辅助的农村扶贫增收长效机制,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城乡扶贫管理体系,促进精准扶贫与农村振兴有机结合, 将脱贫县纳入农村振兴战略总体规划,以农村振兴措施巩固扶贫成果,促进贫困地区可持续健康发展。

“西藏正在积极规划扶贫战略计划,并制定了以‘圣地守护者和幸福家园建设者’为主题的农村复兴专项计划。目前,自治区的总体规划已经完成,市、县、乡正在制定具体的实施方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西藏自治区农牧科学院副院长尼玛扎西认为,实施该计划的关键在于人的行动。从长远来看,解决扶贫问题仍然是一个人类教育问题。只有提高穷人的素质和意识形态,才能从根本上阻止贫穷的代际传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