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朝阳:“有时孤独”,永怀希望

时间:2020-01-14 来源:www.ldwork.com.cn

6月12日下午,我校2015级视觉传达设计专业王朝阳学生个人插图展在图书馆五楼汇雅书福举行。为应届毕业生举办个展是2019年毕业季的活动之一。作为华农视觉传达设计专业第一个举办个人毕业展的学生,王朝阳引起了师生的关注。记者采访了王朝阳关于作品的创意和灵感,作品想要传达给观众的感受,以及他对未来的展望。

杨朝向记者展示插图作品

记者:你能谈谈你的艺术创作过程吗?

王朝阳:我的创作主要是从我的生活经历中收集不同的情感。我出生在一个体育世家,小学时是一名体育学生,但由于初中时膝盖受伤,我不得不退出羽毛球队。此外,高中入学考试的失败面临两种选择:初级学院和私立高中。出于对绘画的热爱,我选择了私立艺术高中。在高中的三年里,我的目标是将来从事与绘画相关的职业。那时,我对绘画相当热情。甚至在高考前夕,我还在画画。最后,我很高兴通过特别招聘进入华农学习。

大学期间,我利用业余时间画画。我想挖掘出我自己和我想通过绘画表达的东西。经过前两年的抄袭和学习,我在三年级开始创作更成熟的作品。在我大三的第二学期,通过思想和情感的融合,我对我的作品有了一个基本的创作框架。

正是因为这些经历,我变成了现在的我。我过去生活中的小事总能给我带来很多关于“孤独”的创造性灵感。

记者:什么时候你感到“孤独”?

王朝阳:羽毛球作为一项竞技运动,经常需要一个人面对很多事情,这就是它的残酷。当团队失败时,即使欢呼和呐喊也无法减轻内心的痛苦和孤独。

此外,我从小就离家去上学。我经常需要一个人去面对琐碎而艰难的生活。我仍然记得有一天雨下得很大。我一只手提着行李,另一只手提着一盒牛奶。突然一个袋子破了,所有的东西都散落在地上。没有人来帮我,而是一个接一个地捡起来。

渐渐地,孤独成了我的艺术感觉和源泉。例如,看完电影后,我的心感动了很多,我会把它与相关的主题和情感联系起来。例如,当我听到音乐时,我会在脑海中创造一些画面。另一种是从他人的经历中联想和创造,即使在某些场景中看到路边的一些动物和植物。

记者:“有时孤独”你想向观众传达什么样的艺术感受?

王朝阳:生活有时是孤独的,但正是这种孤独让我创造了无限的美。我的作品经常看起来很悲伤,但我不是悲观主义者。我用漂亮的照片来展示悲伤的场景,孤独但不沮丧。虽然作品中只有一个人或一个人物,但通过调整色调、色块、构图等,整个画面看起来梦幻而美丽,从而给观众传递一种温暖的感觉,甚至治愈孤独的人的心灵。

我相信虽然生活有时很孤独,但世界依然美丽。事实上,每个人都会面临孤独。我希望每个人都能通过作品认识到“他们并不孤独”,并感受到更多积极的能量。

例如,本次展览中四幅画的内容与《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电视剧相似。因此,电影电视公司邀请我继续创作。在北京设计周,我还获得了商业插画的相关奖项。

两个月前,华为举办了手机主题设计竞赛。它的主题是审美的未来主义,我的绘画风格非常适合。我的作品展示了一种美和一种希望,通过一个女孩走进丛林,驱散迷雾,停下来凝视水中的弯月面。同时,我也想以这种方式支持华为。

记者:华农是视觉传达设计专业第一个举办毕业个人展的学生。你有什么感觉?

王朝阳:首先,我要感谢学校的大力支持。其次,我认为这次展览最大的意义不是展示我个人的绘画技巧,而是展示我的绘画艺术

事实上,大学四年可以做很多事情,只要你坚持下去,你就会看到希望和光明。人们不得不追逐一些东西,否则他们来去匆匆,什么也没发生,这是一种怪诞。我们应该给这个世界和我们去过的地方留些东西。

记者:在毕业季节举办个人作品展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王朝阳:我认为这次展览的文化意义大于个人展览本身的意义。

华农是我的母校,许多创意来源来自华农。事实上,我在祝新工作室画了很多校本作品。在学校社团,我画与学校建筑相关的明信片,如狮子山广场、教学楼等。

这次展出的一幅画的背景是“未来之窗”。它最初是一张照片,有符合美学原则的深层次的台阶和人物,这启发我以绘画的形式呈现它。

我知道在华农一定有不止一个像我这样的学生,而且许多学生都默默地付钱。尽管无论如何我都会坚持画画,当学校给我支持时,我会有更多的动力。

我希望我的展览能让他们看到默默努力的光芒,希望学校能挖掘更多的故事,产生连锁效应,让他们增强信心。

我希望学校也能艺术地表达校园文化。广阔的校园风景优美,独具特色。学校可以通过绘画或艺术装置来宣传校园文化,以艺术的形式展示风景和物体的精神内涵。

记者:毕业后你对自己未来的艺术生涯有什么期望?

王朝阳:毕业后,我将在广州网易游戏从事绘画相关工作。我的职位要求极高的绘画技巧。我在许多地方仍然有问题和不足。我希望在工作场所进一步深造,为进一步绘画铺平道路。

在我现在的年龄,我画的“孤独”会引起别人的共鸣,因为这就是我正在经历的。随着时间的变化,我将面临更多的艺术问题和生活问题。我可能会有新的主题和看待生活的方式,但保持不变的是,我仍然会驱动我的情感,以绘画的形式展现我的想法和所见以及我周围的故事。

(作者是崔魏莹,薛彤新闻社记者)

youtube.com